爱的俘虏、午夜被总裁抵在会议桌上

 admin  2018-08-3123:03  18人阅读 0条评论
广告也精彩

爱的俘虏、午夜被总裁抵在会议桌上

那一天,她成了爱的俘虏。那一天,她心甘情愿。也是他就是她命中注定的冤家,或许她成为爱的俘虏,是上天早就做好的组织。不过成为爱的俘虏,她心甘情愿。就在那个午夜,她被总裁抵在了会议桌上,就在那个午夜,她成了爱的俘虏。

0180831230451.jpg


  美琳大学刚结业,就找上这份作业,一家4A外资广告公司的经营部。第一天上班,怀着战战兢兢的心境,早了半小时走进那金碧辉煌的广告公司大门,还未定下神来,她就遇上一个比她还莽撞的“小伙子”。或许是命中注定,在遇到“小伙子”时,就注定美琳要成为爱的俘虏。

  “请问这是奥克斯广告公司吗?”小伙子气喘喘地问道。

  美琳看清楚这个“小伙子”,比起她来,年岁倒也不是很小,三十未到吧。口音但是怪怪的,说起普通话就像刘德华在唱香港流行曲。

  “应该是吧!你是找人吗?”美琳看看前台,半个人影也未有,都说广告公司的人上班爱迟到,公然没错,“我可帮不上忙,我是第一天上班,现在还要等他人来领呢!”

  “同是天边沦落人。”小伙子憨憨的笑,狡猾中其实带着点老练的谦和,“我也是第一天来上班,也是要等他人来领!”

  小伙子话未说完,在美琳面试中选取她的那个经营司理已从电梯中出来。他看看美琳身边的小伙子,没有做任何表明,就把美琳招曩昔,“你第一天上班,坐到那门口的方位,先看看档案,等一会组织你办入职手续。”

  就这样,美琳呆坐在那个门口的方位整整两个多小时,每个进来的人,对她都如同漠然置之;在怅惘的心机中,美琳遽然想起早上遇到的那个小伙子,“不知他现在怎样?会不会像我相同呆坐着呢?

  门前一阵起哄,把正在愣神的美琳从一片混沌中叫醒,几个看来像公司高层的人物谈笑自若地走进,这个部分大大小小的职工,遽然都从四方八面涌出来相迎,其间天然包含那个领美琳进来,呆坐了两个小时的经营司理李君。

  “快起来!大老板来了,正好把你介绍给他!”李君趁上前迎接这群人物时,在美琳的身边轻敲桌面。

  “大伙!”看来最重要的那个人物站在人群集合处振臂一呼,起哄的人都静下来,“给你们盛大介绍一下,这是总公司派来的,咱们的亚洲区域兼中华区构思总监慕辰慕总!”

  美琳看见自己方才还为他忧虑的那个小伙子,不知什么时分站在那个大老板身旁,一脸自傲的浅笑,更表现出难以掩盖的大气,“咱们不必叫我慕总,我听不惯,可能不知咱们在叫我的,今后叫我Stefan就能够了!”

  “怎会这样年青的?”“挺俊的,姿态像个港台明星呢!”“不要胡说,人家拿挺多奖项的。”“光拿奖有屁用,如同那个手机跟那个轿车的客户,都是跟着他来这公司的!”跟着大伙趋前赶着跟这位新贵握手,美琳的耳边就回旋着无尽的低声密谈,不过,都尽是些恭维的好话。

  “咱们部分也有新人,她是美琳,刚从大学结业来当经营的!”李君仅仅机械式的介绍,大伙的注意力仍是在慕辰身上。美琳感到好不难堪,初度体会到什么叫世态。

  “你叫美琳!我是Stefan,今早咱们同是天边沦落人,今后多多关照。”慕辰温暖的手排众而出,更让集中在他身上的所有注意力,部份转移到美琳去,“广告界是最需要新血的,所以,你这些小鬼应该比我这些老鬼的出路更光亮!”

  全仗慕辰的及时搭腔,经营部的人才开端感到美琳的存在,一些友善的眼光,亦陆续分配到这个嫩得像棵青翠的广告新人身上。或许从那个时分,雨佳便在不知不觉间成了爱的俘虏。雨佳是第一个走到美琳身边,并且伸出友谊之手的。

  “美琳吗?我是构思部的雨佳,方才跟你握手的慕总是我的老板,你如同跟他知道的吗?”雨佳一脸布满问号,“传闻他是从香港过来的,从前也曾在美国总公司作业过几年?”

  “我怎知道?这么高档的总监,我从那知道呀!”但在美琳心里,也觉得雨佳的话有点道理,这个男人真的如同曾经见过,不然绝不会那么眼熟。

  广告公司的生活是催人老练的,只不过半年的时光,美琳已觉得自已彷佛在这公司已作业了数年长。也难怪,每日的作业都要加班加点,并且大多数的日子都要加班至深宵一两点,就连周末周日,也从未连续。几个月下来,天然就如同他人作业了好几年。

  美琳除了把握了广告公司的日常运作,也认清了在这儿的每一个人,例如她的直属上司李君是个只爱装腔作势,而又专门推卸责任的小人;构思部的雨佳是天然生成的狗仔队员,公司不管是谁的新闻,问她准有一套清楚的来龙去脉相告;不过,一向以来,她最想知道的慕辰,却苦无半点进一步知道的时机。

推荐阅读:六零小娇妻的引诱贵妇岳母在我身上不断探究

  就在一个星期前,美琳在上司李君下班前,赶着把一份广告片的摄制报价单子交到他的手上,谁知这个永不负责的客户司理居然早已不知所踪。没有他的认可,财政底子绝不会把预付款批出,这就意味着下周一开拍的片子,不可能如期进行。美琳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打李君的手机,却又总是不在服务区,影视制作部的搭档几番走来破口大骂,把个美琳怒斥得粉脸涨红,眼泪都掉到双颊去。

  “这份东西,我来签也能够吧!”慕辰又一次在最适其时分呈现,“先不要找你那上司了,快交到财政部去,不然他们下班了。”美琳也管不了那么多,拿着慕辰刚签署而墨迹未干的单子,飞也似地奔向财政部。

  终于又把一件危机停息。或许正是又一次的英雄救美,让美琳逐步成为爱的俘虏。美琳平静下来,还得持续要完结手上的作业,呆头呆脑忙,看看手表,又已是挨近深夜12时,是一天最愉快的时分了。她拿起包正走向电梯,看见会议室仍亮着,想想谁那么晚仍会在,她大着胆子向会议室走去,探头入内,只见慕辰一人自己在做提案预演。


  “谁?”正埋首作业的慕辰俄然发现有人。

  “对不住!慕总,是我,美琳!”美琳被慕辰一呼喝,整个人被吓了一跳,“我认为会议室没人却开了灯!”

  “叫我Stefan,”慕辰见是美琳,面上显露带着疲惫的浅笑,“你也那么晚?”

  “刚想脱离,对了,我还未谢你!”美琳想起那报价单子的事。

  “没事!不过,你真的要谢我,就明日跟我吃顿饭。”慕辰头也不抬,持续他的作业。

  “好呀!横竖明日是周末,我总得给自己放一天假。”美琳没想到这位跟自己间隔那么远的人,会俄然自动约会

  “同是天边沦落人呀,我来了这儿快半年,简直每天都上班!”

  “咱们是同一天来这公司的,你没忘掉吧!”美琳有意提醒慕辰,“不过,位置悬殊着呢!”

  “怎会不记得?如同其时也说过,同是天边沦落人这句话。”慕辰昂首望望美琳,“你快回家吧,太晚了!明日早上10点,我接你!”

  “什么?吃饭要那么早?”美琳有点惊讶,“你到那里接我呀?”

  “明日给你个惊喜!你给我手机号吧。”慕辰不慌不忙地说。

  结果这顿饭令美琳更惊讶,慕辰把美琳带到机场,二话不说就买了两张飞上海的机票。两个小时后,二人是在浦东的金懋饭馆,仰望着上海的全景,喝着白葡萄酒吃龙虾作午饭。

  在回航的班机上,美琳仍有点像在梦境的感觉,“我真受不了!跟你吃顿饭就得花上3个多小时坐飞机。”其实美琳在说这话时,那种受宠若惊的美滋滋怎样都挥之不去。

  “这顿饭我早预备好自己吃的,刚好你昨夜说要谢我,那就找你陪陪呗!”慕辰说得若无其事似的。

  “这样陪陪,我倒乐意!”美琳由心里笑说出来,“今后还能够这样陪你吗?”

  “回到北京,你情愿陪我回公司作业嘛?”慕辰显着是在说笑,一点都不仔细。

  “说一是一!我知道尝了甜头必定要付出代价的。”美琳却很仔细的容许了。

  同一个会议室,同一个时刻,仅仅相差了24小时,美琳感到与慕辰的情份,明显大有不同。对这样一个小女子而言,一切都仍在梦中,她看着在埋首在笔记本电脑作业的慕辰,遽然觉得这个人很接近,接近得她想据为己有。

  由傍晚一向陪着这个男人,美琳仅仅间中跑回自己的办公桌翻翻档案,今日她如同什么都不想做,而此时她竟有股要抱紧这个高不可攀的男人的激动。“难怪人家说,一心一意在作业的男人最有吸引力!”美琳一边戒备自己,一边却像已不受操控,她悄悄地关上会议室的门,放轻脚步走到慕辰周围。或许在那一刻,她已经成为了爱的俘虏。

  人间有情的男女,总是会有一份默契的。没待美琳做出自动,一向像沉缅于作业的慕辰已迎上来,紧紧地把美琳拥入怀中,相互没有太多的犹疑,两张唇就如磁般接上。一阵极渴望的肌体触摸,让两人都忘却身在何处,急促的气喘,令咱们都想相互占有。会议桌成为一幕炽热奋斗的战场,素日只容许一派不苟言笑,争名夺利的会场,现在却成为一段天人大欲的明证。

  “你把我教坏了,大坏蛋!”美琳仍紧紧抱着慕辰不放,眼却望着投影在屏幕上那些构思提案。

  “要坏咱们是一同坏!但我却感觉挺好的。”慕辰明显是个情场老手,此时仍是不慌不忙的。

  “咱们为什么要在这儿?怪怪的!”美琳在往后,开端进行场地反省。

  “也对!等一会再回我家,”慕辰好像很了解美琳有点意犹未尽,“不过,我觉得这儿挺有意思的,看着我这些构思提案时,跟你在一同抱着吻着,特别有滋味!”

  “那咱们能够每周都在这儿来一次!”美琳冲口而出,毫无半点拘谨,“只需你喜爱!”

  慕辰望着美琳,眼瞪着,嘴巴张着,有点不敢相信会由眼前这个女孩子提出这样的主张,“主张经过!不过这个隐秘,必定得紧密保存,不然......”

  就在那一天,美琳成了爱的俘虏,不过她却心甘情愿。






广告也精彩




本文地址:http://66k5.com/post/3668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